海洋生气啦

人,能通过语言、动作、想象力,和其人产生情感的交流,生活的互动。所以我们能从一个独立的个体,先发展自我,再联接出你、我、他的关系。于是,一个完整的社交群体就被建立起来。随着成长,这群体越来越庞大,越来越丰富,我们因此也体会到各种人生的滋味。但似乎我们从来都没有怀疑过,我们的这些能力有什么特别。直到关系中的一个节点崩塌,失控的群体会疯一般紊乱,各自在漫无目的的绝望及空洞里挣扎不前。于是,明明组建了的群体却暮气霭霭,逐渐溃散崩塌。留守的意义超越了宣传栏上的宏伟的   标语?

西风多少恨,吹不动眉弯
五台山

一捧尘土一凡人
惊鸿一现乱我心

几年求索

莫莫莫 ​​​

今天在楼下转了很久,这个转是从路的南头走到路的北头,再从路的北头走到路的南头,如此往复了四五个来回。尤其是在一十字路口的时候,觉得自己就像是掐了翅膀的蚂蚱,把自己的小自我无限放大— 不同于卖弄悲伤感动自我,今天来看这样是最傻逼的— 那种匮乏和急切一股脑的全涌上来,显得时间在虚耗、半年的所作所为都成了扯淡的了。

昨天还跟一朋友说,今年的感觉是身边多了很多的+号,一下子被一通电话打翻了:我这又添了一个合作伙伴,是专攻导演方面的。

那种赤裸裸的嫉妒。
好像被抛弃掉的小三,当面见了小四正在那快活。

我的弊病就在这!一直在求稳妥,以谋士自居,期待有一种被发现的结果,现在看来,枉然了。江山代有人才出啊,在专业上不进则退,何况一年过去了,自己完成的只有两三个看的过去的微记录视频,离我所向往的差的远了。而我比较期待的一个团队,有了自己的方向,不得不说有些失落。

突然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,我看了一下,是绿灯!索性走过去吧。吃了碗面,去银行存了钱。这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里,我直接把选择权交给红绿灯,才完成了吃饭和存钱。这算是不再专心于一件事上,转而去问自己还有什么是更该做的阶段。

最后,我在回来的路上想起了公司老板说的那句话:编导啊,就得去基层体验生活,你的故事才能更真实。

兴许,我这样是在自慰吧~

2018-06-11

坚持拍照五年,一直在寻找更多的仪式感来增强画面里的对比,
可往往一些被挑出来的照片照的生硬~

从此开始不习惯随便就去拍照;
不习惯名不正言不顺的拍照;
不习惯在没技术要求或敷衍的拍照。

然后就不拍le

有人说拍照的核心是记录人~

小城青年

有幸能在迫切的年纪

走回到城里的小学


傲慢至此再也抬不起头

羞羞答答像个傻逼

看 没人的教室里伫立着的自以为是


春天的尾巴

夏天准备喳喳唧唧


社区

取名叫《体检报告》

雪薇翻了一下之前发的内容。发现各个平台就这保留的算是最干净的。

也是现在变得苍了,

感觉这事离得越远

日子也过的不知不觉了


从 不努力  

从 不想你

从 明天下雨  我不准备出去了 



小城市待久了真他妈了个比的烦!